第六十三章 人小鬼大
作者:尸牙亡龙 更新:2019-09-21

满脸内疚的异际风感觉不像是装的,就是这内疚有点让觉凡哭笑不得。

“你内疚个屁啊,苦着脸给我看还是给剑看。你个贱人。”你这脸看得我想打人。

“我真不是故意这样说的,你看这分明是把断剑,你看都在发芽了。”不是我说断的吧,肯定不是,我没那么大本事。

“我说这剑怎么消失这么多年,原来断了在这养伤。异际风啊,你别内疚,这剑我本就没打算要,我用棍,不会剑法,所以这剑只能你要,你不是内疚是心疼。”觉凡拔剑只是突好玩,北宋十大名剑又怎么样,哥就是不喜欢。

“那你把他栽回去,我也不要,我到现在就会扔两个火球,甩两个冰弹,其他的都没学过,这么大把剑,我也抗不起来。”要是比我矮点还可以考虑考虑。

“你有本事你扶起来我就栽,你看他就入土不到半米,我怎么都拔不起来,现在要扶起来比登天还难。你还不会嫌弃他是断剑看不上他。”完全有这个可能。

“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不?收破烂的,我们这一行没有嫌弃,只有价值。断剑怎么啦,想当年,断魂刀出,死伤无数,居然没人看清刀什么样,只知道是把断刀。可这把,关键是太大了,你看我这小胳膊小腿的,抗得起这把刀,还得预防他逃跑,我这不是没事给自己找事。”异际风捞开双手。

骨瘦如柴,

“那没办法了,我不要,你不要,走啦,相信他自己可以起来。”往那边走呢,这次我选方向,会不会走回去。

异际风也不留念。

“两位小兄弟,把老人家推倒了,最起码也要把人扶起来不是。”

这声音很是沧桑,装不出来,只有经过时间的打磨,看尽人间变化。

“谁。”

觉凡感知向后扫去,异际风跳回去。

“别找啦。我就在你前面,停脚,别踩我,我这把老骨头都快被那小胖子压散了。小伙子,做事要有始有终不是,把我拔出来,是不是要带走?你们走了,老人家怎么站得起来,刚认识就行这么大礼,老人家受得起可多不好意思。你靠这么近做什么?”

异际风趴地上,耳朵靠上。

“这都让你说了,看来也是个老不正经。我趴下来就想听听你用那说话。”异际风耳朵贴在树剑上。

哈哈哈。

“我靠,你还知道痒,刚刚我摸那么久怎么没见你笑。”异际风回头看看觉凡,看他什么意思。

“刚刚不是没办法,在你们面前装装神秘,才能引起你们的重视,谁知道你两丫不按常规出牌,我在不说话你们走了我找谁去,我都几百年没说话,快闷死我啦。”过来的会动的都不说人话。

“现在我们回来了,你说怎么办?”

“带我走。”

“没可能,你这么大,我们谁都拿不起。”

“那位不是有。”装大萝卜头,居然还不回头。

“他啊,和尚,用棍的,他说不用你这玩意。你到底是用那说话的,我到什么地方你声音从什么地方传出来。”为了验证和找到,我都转三圈还是没找到。

“你在反着转三圈,磕三个头你就可以看见真正的我。”

“好呢,我左三圈右三圈的暗号模式还是对的,就是最后一步没对,居然是磕头。”

“异际风,你丢人不,你要是敢磕头别说认识我。”不回头还真没办法了,一这么精的孩子到这怎么变这么傻。

我听你的还是你的,异际风望过去,望过来,为难了。

“你这小光头,我找个人带我走没错吧。要不你带。”树剑很不满觉凡。

“异际风,你撒啪尿上去,他肯定现原形。”能说话就好,肯定有人性。

“这,,,,你撒好不好?”正难为人,异际风突然想到这个办法。

“看你那熊样,我们一头一个,一起撒。”觉凡走到断剑尾。

“我的小乖乖,怕了你们还不成。”

一把半米多长的断剑从树中升起。

“树剑,剑长三尺六,重一千八百斤,,”

“不对啊,你现在最多两尺长,还是木的,那来一千多斤,是不是桃木的,该不会是用来抓鬼的。最好是千年雷劈桃木,那可是宝物,百鬼莫近。”用他去抓鬼不知道他同意不?也不知道这世界上真的有鬼没。

“你个小兔崽子,我说的是原来。”想着现在就是我一生的痛。

“那说说你现在,我们不能活在回忆里。回忆回头我们可以慢慢说,我们赶时间。”我还有猴子没抓,我的蟠桃快烂了,

“现在,剑长二尺一,重三千六百斤。”树剑好像看出异际风赶时间,简单快速的说几个字。

“接着说啊。”我还想听听,不急这一时,赶紧说下文,要不是我刚刚说,我现在跟你急。

“没了。”短剑回到树身。

“我靠,这么快,你赶紧出来啊,刚刚那样我可以带你走。”异际风扒拉着树剑。

觉凡连看异际风的勇气都没有了,这事做得怎么这么丢人,连剑灵都不知道。

“刚刚出来的是剑灵,那是虚影,拿不上手的,要拿还的拿你看见的这树剑。树剑断了这么多年,一直在这养伤,所以长到这么大,要想变回刚刚你看见的那么大,你得天天锤他,锤到你满意的大小?”觉凡真的看不下去了,还是给异际风说说的好。

“原来是这样。”

“还算有个懂行的,不然我真怀疑你们是不是修真界的。”树剑刚刚被异际风的问题问的哑口无言。

“那可怎么办?三千六百斤啊。对了,断了一截怎么比原来还重。”难道说我的世界又出问题。

“我这些年都在吸取日月精华养伤,所以重了点。”五断刀,你等着,这仇我早晚要报。

“觉凡,你来,我抗不起。”我往边上站。

“我也抗不起,不要了。”那么想走的剑,他自己会没办法。

“本事不怎么样,人心到挺厉害,我自己抗自己,你们抗一百斤总可以。”

“异际风,你来,我知道你力气大,要不放你那里也可以。”谁爱抗这么大个玩意到处跑,反正我不会。

“放哪里?”

“那里。”

“怎么不早说,早说我们那会耽搁这么久。走咯。”

五米多长,三千六百斤的树剑消失在异际风手下。

小花,交给你个任务,脑海中的那些动物不能没天吃了睡,睡了吃,现在每天都给我锤剑,锤到他像把真正的剑。

树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