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龙山脚下
作者:尸牙亡龙 更新:2019-09-21



传说在古时候鸡和龙是好朋友,龙比鸡大,当哥,一同生活在陆地上,龙可以下水游泳,鸡不会。

据传那时候鸡头上长双角,龙长龙冠。有一天,龙哥突发奇想,准备用自己的龙冠换鸡弟的双角带几天,带着双角太久,鸡弟也好奇自己带上龙冠是怎么感觉,两兄弟一拍即合,换。

龙带着双角到水边去一照,换上双角的自己变的威武起来,比带着龙冠雄壮很多,鸡弟肯定不会答应一直换,龙哥决定阴鸡弟一把,带着鸡的双角游向远方,越游越远,游入大海。

鸡弟带着龙冠到处找吃的,感觉比头生双角方便多啦。突然有一天狗来找鸡玩,问鸡的双角到那去了,鸡才想起自己应该是头生双角,可怎么也找不到龙哥。

狗告诉鸡他看见龙下了水,一直往前游没有回来。

鸡每天都在河边喊:“龙哥哥,还我角来。”久而久之,鸡的后代长着冠子叫声也变了味,变成现在的叫声。

龙感觉自己无颜面对一直生活在海里,很久很久以后,龙已经忘记自己龙角的由来,这时才有龙来到陆地。

听着山上的叫声,这里的鸡还记着他们头生双角,被龙骗了去,所以这一路来才没有看到鸡,肯定都跑到这山来找龙要角。

听着山上的鸡叫声想到这个传说,在加上山脚的白骨,异际风十分肯定。

这山上有龙。

三儿把头埋在异际风兜里,这地方太吓猴,吓破我个猴胆,睡一觉起来我就当我是做了个梦。

灰太狼仔细的打量着山下的白骨,几纵步跳过去,那根骨头摸摸,这根骨头闻闻,捡起一根最大的回来,扔到异际风脚下。

“收起来,这些骨头丢在这最少也有几十年,你过去每跟骨头砸两锤,碎了的都是垃圾,没碎的都是宝贝捡起来带回去,以后有用处,我找了很宽都没有找到新骨头,没闻到一丝血腥,也不知道山上的龙还在不在?”刚刚看见异际风一往直前,英勇无惧的眼神,灰太狼就知道他想做什么。

“我说还是死者为大,入土为安的好。”异际风从小就怕鬼,眼前的骨头还那么大。

“看你那熊样,刚刚那精气神那去了?这些也就是看上去骨头大点。你还喜欢吃牛肉呢,那么大头牛平时怎么没见你把埋起来,还死者为大,入土为安,我看你是没吃到肉心里酸。”要真让你看见他们还有肉,我估计就算是臭的你也要烤来吃。

“觉凡,你怎么看?”看半天了小胖子还没说话,这一点都不像以往的觉凡师兄。

“阿尼陀佛,善哉,善哉,我看这里怨气聚而不散,早晚会出大事,我决定在此用我佛门的无上佛法渡化他们。”觉凡盘腿坐地上,嘴里念个不停。

“异际风,他念的是金刚经还是道德经?”怨气灰太狼也感觉到了,只是没感觉觉凡小小年纪,佛法到是了得,经书从他嘴里念出,扩散出一波波金光,怨气开始一点点溃散。

“道德经是道家至宝,和佛家有什么关系?”对于这个,异际风还是懂点点。

“都是度化,分什么佛道,我好像也听说过佛道本一体,道佛是一家。反正我有听说过,原话我忘了,大概是这意思。”灰太狼和异际风杠起来。

我懒得个你争,这么多骨头,我得弄到什么时候,待会觉凡度化完了我还没收完,低人一头。

“等等,骨头等下收,我也是看这地方怨气太重,才叫你收骨头,破坏了他的本体,他们也成不了什么气候,破坏不了的,放在脑海成了气候也是我们的鬼。现在觉凡可以渡化他们,就让他渡化,你看见没,靠近觉凡的骨头有的已经开始灰飞烟灭,说明已经被他渡化,比你一锤一锤的砸快多了。”灰太狼拉住准备去收骨头的异际风,一大堆道理砸过去,砸得异际风晕头转向,问了个很白痴的问题。

“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等,还能做什么?如果你会念经,到是可以陪着觉凡渡化他们。”灰太狼对于觉凡此时的本事非常意外。

“会啊。”异际风不假思索。

“会什么?”灰太狼紧跟着问。

“阿尼陀佛,善哉,善哉。”异际风感觉自己高大尚起来,难得灰太狼吃惊一回。

“还有没?这个我也会。”灰太狼很无语,比抓不到喜羊羊还无语。

“没了,会我们就一起渡化他们,不会你就一边待着去。”异际风学着觉凡盘腿坐下,嘴里翻来覆去的念那一句。

“你能不能学觉凡,他不用念出声,还是闭着眼睛念。”灰太狼揍着耳朵对异际风吼。

“哦,很好学的,你也来。”

灰太狼无视异际风,抬头四十五度角看着山顶,喜得好都是些没智慧的畜生,轻易成不了气候,还好没人死在这,不然不是旱魃也是金尸,想逃都逃不了。

骨头大面积的消散,剩下的不到原来百分之一。

“灰太狼,别装高深,赶紧说,骨头是不是被你吃光了。”看着消失那么多宝贝,异际风一激动跳到灰太狼背上。

“失敬,失敬,没想到我身边还跟着个得道高人。”灰太狼恭敬的给觉凡鞠躬。

“灰太狼大王过奖。”觉凡回礼。

“我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正经。”异际风从灰太狼背上跳下来,学着灰太狼也给觉凡来一躬。

“我靠。”望着觉凡的背影,这差距也太大了,为什么不给我回礼。

“别乱来,事情还没结束,你看山上的云。”灰太狼拉着想去找觉凡打架的异际风。

“奇怪了,明明开始看上去黑压压的一片,还以为山上在下大雨,怎么现在变白云,雨下完了?”异际风也看出山上的变化。

“你看不见怨气,我才叫你看云,觉凡渡化完了,说起来这山上的云也该散了,现在还是聚而不散,这山不简单,从觉凡开始念经起,山上的鸡就没叫过,这山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灰太狼看着前面沉重的觉凡也变得沉重起来。

“这个我不懂,装成熟我也不会,你们接着装,我去收骨头,可惜少了那么多,也不知道这骨头有什么用?”心里有点发抖的异际风向骨头走去。

“觉凡,你怎么看?”灰太狼两人并排着四十五度角望向山顶。

“我们上山去看,不管有什么危险,都得去看看,这玩意要是成气候,恐怕危险的不止是月球,地球恐怕也会不安宁。”觉凡摸着光头又变成孩子。

灰太狼颠覆对觉凡的看法,刚刚那哪像个孩子,那像这一路嬉皮笑脸的觉凡,处理事情如此老练。

这一去,凶险未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