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生的活尸:圣徒(1)
作者:奥丁般虚伪 更新:2019-11-21

   

  第一卷 傲慢之都

  序 它静静蛰伏在奥狄良斯山脉之间,广无人烟的荒芜之地中。

  巨大而洁白的岩石砌成的墙壁,是它的外围。在神力的加持下,即便最恶劣的天气,也无法在上面留下半点污秽的痕迹。

  三座棕红色的罗曼式大圆顶塔楼呈“品”字形耸立在广场正中,整齐方正的红砖垒成的墙壁上镶着一排排顶端半弧的窗户,各种造型奇特的生物雕像围在天台的外栏,半圆形的拱券让整栋建筑凝固着厚重的气息。细长的缆桥从空中让塔楼彼此连接在一起,构成了整个主厅。

  十二使徒的雕像,分布在主厅的周围,与远在圣城广场的同类不一样的是,他们纷纷批上铠甲,手持着剑或者钉锤,摆出了战争的姿态。

  猩红嵌着银边的宽大地毯一直从门前的台阶铺到祷告台前,绘着剑与圣锤的巨大十字形旗帜,分披悬挂在二十四根镂着浮雕的柱子上。

  以橘黄为基调的壁画绘满整个半拱的天顶,沉沦的太阳、紫色的云层、溃败的异族、匍匐于地,向着天穹祈祷的人类,以及那无数展开羽翼的持戈使徒。

  晨曦的光芒透过五彩玻璃构成的窗户,形成一道道光柱,倾泻于其中。

  光是眼前的这份景象,就足以让不够虔诚的信徒,泪流满面地跪下,朝着正壁上悬缀的光明之印忏悔自己的堕落。

  压抑、威严与神圣,这是它给每个初来者的第一印象。

  当然,如果没有那若隐若现,仿佛从地底最深处传出的,包**无尽苦痛和绝望的呻呤的话,的确如此。

  异端审判厅,正是此地的名字。

  罗兰主教皱着眉头,缓步走下潮湿的台阶,充满水汽和土腥的空气,让他的鼻子很不好受。墙壁上被湿气滋养的厚实苔藓,不时在主教大人那件华丽的教袍上划出一条条青绿色的黏液,

  如果不是教皇的手谕,他现在还呆在圣城的教堂里,享受着教徒们的崇敬与膜拜。

  没人愿意与审判厅的虐待狂们打交道,哪怕是身为主教的他。

  这地下水牢里奇形怪状,粘满干枯血液的刑具,罗兰辨认了半天,也只认出铁**、尖钉吊篮等几类。

  看来虐待狂们又发明了不少新玩意。

  这些木头和铁组成的怪物,只是看上一眼,就觉得身上疼得难受。

  很难想象,居然有人能够被这些东西折磨了整整半年也没有忏悔。

  “赞美吾主,我宁愿选择十次火刑,也不愿在这儿给关上一个时辰。”罗兰在心底默念着,但马上又为这不吉祥的念头很是懊悔了一把。

  穿过刑具室,在更深点的地下,一排排被铁链捆住,泡在水中的木头笼子里,躺着不少身带可怕伤口的异教徒们。

  要是没有那些哀号和低声诅咒,罗兰真以为面前的只是一具具尸体。

  但,有人是个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