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生的活尸:圣徒(14)
作者:奥丁般虚伪 更新:2019-11-21

    妖媚的舞者将头伸出马车的窗外,引诱地朝着路过的男人们飞吻,扬起的雪白手臂上悬缀的五彩铃铛发出清脆响声。

  “记得光顾妖精舞蹈团哦,乖乖听话,到时我在帐篷里给你留个位置。”穿着紧身衣,让丰满身材尽显无疑的女郎们,飞着媚眼,将手中画着漂亮图案和舞蹈团名字的宣传单塞进了男人怀里,顺便还挑逗地抚摩了一下。

  马戏团们有意将猛兽笼子外的帆布拉开,凶猛强壮的野兽在笼子里来回打转,不时烦躁地朝着围观的人群低吼,引起好奇的人们,特别是小孩子的尖叫。

  而独立的流浪诗人,当然没这么大的排场,穿着华丽奇装的他们,沉稳地行走着,只有看到漂亮的贵族小姐时,才停下来弹奏几声,摆出忧郁放浪的神态。

  费都的女孩儿脸红的偷偷尾随在自己中意的诗人后面,想知道他住在哪家旅馆,相互交换着哪里又来了新美男子的情报。

  无所忌惮,疯狂而快乐的连续狂欢七天,费都人每年最期盼的时光,就要来了。

  不过对流莺街和拥有小房间的酒馆来说,狂欢节并不算好日子,他们的生意会萧条不少,宁愿这赔本的倒霉一周早早结束。

  那些卖艺的舞娘,并不介意在演出结束后,将出得起价钱的观众带到自己的帐篷里加演一场,额外的收入当然是越多越好。

  舞装的制服诱惑和长期练习歌舞形成的婀娜身姿,自然诱惑力要大上许多。

  所以在街头看到一位浓装艳抹的妙龄女郎,对着巡回舞团的花车不雅地竖起中指时,就能估摸到她的身份。

  “费都是我们的地盘,杂碎都应该下地狱。”本地流莺敌仇同忾地诅咒着。

  “费都是我们的地盘,杂碎都应该下地狱。”

  第一贵族法庭的大检控官卡米罗男爵将一叠厚厚的案卷甩在桌子上,煽动地厉声说,豪放的大嗓门让桌上精巧的玻璃烟灰缸发出嗡嗡的哀鸣。

  五名刚被下级法庭推荐来的幸运儿,摆着恭敬的神情倾听着上司的训告。

  在奢华的办公室里,上好的六层雕花红木书柜密密麻麻装满了法律书籍,最高层的那格必须踏上矮凳才能够到,如果仔细搜索下,连《论法律源来》、《神学与律文研究》等名著珍贵的初印本也能找到。

  拥有它的主人,显然不是臆想中戴着金边眼镜,气质儒雅的学者,大检控官身材臃肿矮小,花白班驳的头发就像地中海般形成巨大的旋涡,泛着油光的秃顶如镜子似地明亮可鉴,说话粗暴得像个没教养的莽汉。

  但在庭上小瞧他的话,可得吃大亏,只要被抓住一点破绽,大检控官就如同寻觅到食物的山猪,喷着狂热的气息,粗野又小心翼翼地死咬住不放,直到完全吞进肚子。

  “我可清楚你们都是什么人,呃,在小法庭里审理过一些琐碎的小案子,就自以为掌握了诀窍,得意的翘起了尾巴,妄想在这儿待上段时间,然后戴上正式检控官的徽章回到小庭子里继续玩着不切实际的法律游戏。”